自嗨患者

失去初心 随时逃跑
BTS x WINNER

【TAEGI】同居告急

同居向。
轻微果糖,注意避雷。

“其其,就一次,一次好嘛?”
“不行,我困了,我要睡觉。”
“我们都一个月没做了...”
“金泰亨!你再对我动手动脚,我就把你锁进书房!”
“...那你睡吧,我不闹了。”

这是金泰亨被闵玧其拒绝的第19个晚上,因为金泰亨公司最近在跟国外的一个大公司进行合作,所以身为市场部总监的他,也不免每晚工作到凌晨才能回家。

最开始时,同居的恋人闵玧其还会不辞辛苦的在客厅等他,一边抱怨着金泰亨老板苛刻,一边给他热炖好的汤。虽然心疼恋人这样,毕竟闵玧其是大唱片公司的PD,每天工作任务也压着他喘不过气,不过每次回家可以第一时间看到闵玧其,金泰亨都会觉得有一股动力在推着他坚持。

但跨境的合作哪里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随着时间慢慢流逝,闵玧其仿佛也过了做 美娇妻 的劲头。最近金泰亨回家时,都看到闵玧其已经进入熟睡的状态,没有爱人的拥抱,没有温馨的一口热汤。

即使这是之前自己嘴上希望闵玧其做的,但真正实现后,心里却是一阵阵的泛酸。现在更是发展到,连想要的生理上的抚慰,闵玧其都不愿意给。

这世上最经不起考验的好像就是平淡无奇并且缺乏交流的爱情了吧。曾经那么多大风大浪,周遭的白眼和家庭的反对,我们都熬过来了。为什么反而当我们可以安稳过日子的时候却好像被打倒了?

金泰亨躺在床上发了一夜的呆,想着不管怎样都要和闵玧其谈一谈了,本来以前也不是一个多有安全感的人,现在自己这样天天工作到深夜,也难免他或多或少有脾气却没地方发。

第二天下班,金泰亨以 再加班就要没有家了 的严肃脸拒绝了所有下班后的任务。去菜场买了菜和小番茄兴高采烈的往家赶,这是没有告诉闵玧其的惊喜。

打开房门,喊着 我回来啦 却发现家里黑漆漆的。大概闵玧其也在公司加班吧,那做了饭哪怕当作夜宵吃也好。金泰亨想着。

等饭菜上桌,小番茄也洗好,就七点了。金泰亨开始还没着急,毕竟这城市交通不好,而且闵玧其的工作也很忙,这次他就来做 美娇夫 来等老婆回家好了。

但当他靠着沙发打完盹儿,时针指到九点半,闵玧其手机也关机时,他便开始待不住了。想要打电话给闵玧其周围的朋友,却发现自己现在忙到已经不知道自家恋人跟谁走得近了。只能硬着头皮打他公司助理电话询问,助理的回答让他火冒三丈。

“玧其哥嘛?早走了啊,下班时被一个男孩子接走的。”

行啊,闵玧其。我本来担心没给你的安全感,你倒好,变着法儿的找别人要去了是吧。

“我家就是这里了,你不用送了。”
“嗯,好。”
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金泰亨气冲冲的去开门,便听到这样的对话,十分 浓情蜜意 。

“泰亨?...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金泰亨仗着身高优势,往闵玧其低瞥着眼睛,也不回答他,场面就这么冷着。
“你好,我叫田柾国,是玧其哥公司的后辈。您是玧其哥的室友?”

田柾国说完这些,场面就更加冷了,金泰亨甩着脸子往客厅里走,坐定沙发,便中气十足的喊着:
“闵玧其!你到底还回不回家了?!”
闵玧其跟着金泰亨几年了,这样充满寒意的口气还是第一次听到,自知自己这次理亏,悻悻地将后辈急忙送走,便坐在金泰亨旁边的沙发上。

“泰亨...”
“...”
“泰亨...”
“现在别喊我,我怕我会收不住脾气。你先去洗澡,我冷静一下,你出来再说。”

闵玧其匆匆把澡洗完,回到客厅发现金泰亨还是之前的坐姿,只是桌上烟灰缸中多了几只烟头,闵玧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我忍不住,我知道不好,开了窗户,等下味道就会散,你忍一下。”
“没关系。”
“说说吧,怎么回事。”
“他是新进来的歌手,很有潜力,声线跟我的歌很搭,这次我编的新曲指名要他唱,应该是个不错的机会,他为了感谢我,今天就请我吃饭。”
“那手机呢?”
“手机怎么了?”
“你手机关机了。”
“是吗?我才发现,对不起。”
“当时是人比手机更重要,所以才没注意吧。”
“...”
“你缺少安全感,我会给你,我不希望你的安全感是从我之外的人得来的。你既然还住在这里,就请你尊重我们之间的感情。”

伤人的话一旦开始就好像洪水猛兽一样急不可待的涌出来,直到闵玧其跳着脚,并留下 再也不回这个鬼地方 的狠话离开才算是个结束。

金泰亨抽光了身上所有的烟,啧了一声,之前因为闵玧其讨厌烟味,就戒了抽了五年的烟,身上也只是带了以防万一应酬的烟量,而现在情况来看,这点烟根本不够抽。他也懒得动了,木木的移动到床上,等到床上闵玧其的气味包围住自己时,才反应过来恋人被自己气到离家出走了。

闵玧其的电话还是打不通,金泰亨第二天赶早去闵玧其公司找他时,甚至还走错了楼层,被告知闵玧其升了职,所以办公室也换了一间。而今天因为 身体不适 所以缺勤了。

闵玧其,找不到了,原来忽略了他这么多了,仗着自己工作忙,就理所应当的接受来自闵玧其的讨好和关心,那闵玧其何尝不忙呢?升了职也不知道,和谁比较要好也不知道,现在都去哪里吃喝去哪里买醉,都不知道。

原来你这么容易就可以离开我,都是我放松了,不应该有恃无恐的,应该更加珍惜你才对。

闵玧其消失的时间并不长,不到24小时,就被田柾国扛了回家。金泰亨打开门接过闵玧其,并对田柾国说:
“不好意思,我的人,劳你费心了。”
把闵玧其安放好在床上后,金泰亨给田柾国倒了杯茶,刚要开口,田柾国便抢了先机。

“金泰亨。说实话,我不喜欢你,但我知道你和玧其哥的关系,那有些话我也就不得不说。玧其哥是在我上次带他去的那家居酒屋喝醉的,因为老板跟我很熟,所以就打电话让我接他回家。我承认,我对玧其哥有好感。所以我更加看不上你这种自以为是的占有欲,你知道吗,你根本没资格提你那可笑的占有欲。没有任何单方面付出的感情是有个美好结局的。玧其哥为你做了多少,你比我清楚。玧其哥是什么样的,虽然我不想承认,但你也比我了解。所以你给我好好珍惜他,如果不是看到玧其哥这么喜欢你,我今晚一定不会把他送到这个房子里。但你也给我提高警惕了,我不保证下次再发生这样的情况,我会不会趁虚而入。我就是要说这些,别跟我争什么,有那点时间赶快去照顾他,我走了,不要送。”

说完田柾国便起身离开了,虽然多了个情敌,但不得不承认,这情敌送了一波很好的助攻。

金泰亨给闵玧其擦好身子,请了两天的病假,就抱着闵玧其睡着了,久违的安逸让他一下子就进入梦乡。

早上是被闵玧其强行挣脱金泰亨的拥抱给弄醒的,金泰亨看到他那样,不知哪里逗起的邪火,硬是抓着闵玧其不准起身。闵玧其哪里甘示弱,张着嘴就咬,想起金泰亨说的气话咬的更加没轻没重,直到嘴巴里出现咸腥才松口。

“发完脾气了?”
“没有。我恨不得咬死你。”
“那你咬呀。”说着金泰亨便把脖子凑到闵玧其嘴边。
“滚。”
“对不起,我那天都是说的气话,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只是你回来前,我突然发现忽略了你太多,感觉你随时都可以离开我,我也束手无策,所以心里都是不安。你昨天离开一天,我更加感受到了。玧其,你能不能多依靠我一点?”
“你忙的连家都不回,我怎么依靠你?”
“我已经跟公司申请了,以后项目会多一个负责人,我加一天班第二天就一定不加了。”
“你其实不用这样的。”
“我就要这样!这个已经决定了!没得改了!”
“哦。”
“玧其,以后可能也会有忙到焦头烂额的时候,不管是我还是你。但这么多困难都走过来了,我们更加不能被琐事打倒,我们不都是不服输的人嘛。”
“嗯。”
“玧其,我爱你。”
“嗯。”
“嗯?你都不回应我点什么吗?”
“我还在生气呢。”
“行吧!那你气你的,我干我的!”
“金泰亨!大早上的!你别耍流氓!”
“就是早上才好耍呀,都一个多月了,你不憋啊?”
“...不憋。”
“自己解决了?”
“...嗯。”
“没想到啊,我不在你还挺有情趣的,还偷偷看小电影。”
“...我闻着你衣服解决的。”
“...”

这句话彻底打开了金泰亨的变态按钮,病假金泰亨帮闵玧其也请了两天,他可不想看到自家恋人扶着剧烈的腰疼工作。金泰亨还不断感叹着,自己真是一个体贴的好老公,而床上的闵玧其对着他白眼翻个不停。




END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