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嗨患者

失去初心 随时逃跑
BTS x WINNER

要开学了
隔了一年再去读书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总是很潇洒的想说
不后悔自己任何一个决定
但到了这个时候 心里总是有点畏惧
这几天要准备行李什么的
到了那边收拾好了就尽快更新吧
等我

【TAEGI】恶魔陷阱01

最近金泰亨听说了一个了不得的消息,
他 要 有 弟 弟 了。

证实这个消息的第一瞬间金泰亨就跑到妈妈的脚边,
啪的一下坐在地上,抱着妈妈的小腿,大声嚎着,
“我不要!!不要弟弟!!!!!妈妈不爱泰泰了!!”

金妈无可奈何的抱着手在胸前,
“金泰亨啊。你都小学三年级了。是个男人了,能不能换个耍赖的方式啊?”

金爸走过来强行把金泰亨从妈妈的腿上拽了下来,
拖着金妈就往外跑,还留下了 我们今天就把你弟弟接回来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

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晚饭时间独自守家的金泰亨听到爸爸车子的声音,
赶快跑到窗户附近,双手扒拉着窗户边,垫着脚查看着要抢走他妈妈的爱的恶魔长成什么样子。
妈妈手里抱着个小孩子,但看不清模样。

哼!真的是恶魔吧!还让我妈妈抱着!不知道自己走路吗!!

家里门咔擦的打开了,金泰亨站在玄关附近等待着。
妈妈放下手里的小孩,仔细的开始给他换拖鞋。
“泰亨!快给弟弟打招呼!”

“哼!”金泰亨插着腰把头转到一边。

“哎哟哎哟!”金爸拽着金泰亨的耳朵把他的脸正了过来。
“快给你姨妈的哥哥的小孩的竹马打招呼!”
“不!要!”

面前那个奶白团子换好鞋子往前一扑,挂在了金泰亨身上。
“哥哥!”

“你看看你看看!别人其其多懂礼貌!”金爸金妈一同感叹道。
“你放开!”金泰亨一边试图离开奶白恶魔的熊抱一边抱怨着。
“金泰亨!你能不能有点哥哥的样子!我跟你说,要不是其其爸妈希望他来大邱上学,他才不用受你这个傻子的气呢!他在镇子里可受长辈们的喜欢了!你别蹬鼻子上脸啊!”
金妈一下子蹦出好多话,最后那个成语金泰亨没听太懂。

反正就不是什么好话啦。

在玄关折腾了好一阵子,金妈进了厨房开始准备饭菜。
这一点还是要多亏了奶白恶魔。

准备饭菜的时候,金泰亨跑回了自己房间准备开始跟爸妈冷战。
但中途好多次奶白恶魔都跑进他房间里,
哥哥哥哥的缠着他,要和他一起玩,
最后金泰亨被他烦的实在不行就把他一把推出房间,并且锁上了门。

奶白恶魔在外面敲了一阵子门,
过了会金爸就上来了,
大吼着,“金泰亨!你个小崽子快给你爸爸我开门!”
“不开!这个家有我没他!”
“嘿!我就不信我治不好你!”

说完噔噔噔的跑开了,过了会又噔噔噔的跑回来,
啪嗒一下把门打开了。
打开后,还一幅胜利者的模样转着钥匙。

金泰亨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奶白恶魔扑倒了。
“哥哥!哥哥吓坏其其了!其其以为再也见不到哥哥了!”
说着还把头往金泰亨怀里拱。

金泰亨发现可能会有个弟弟或者妹妹来家里,
就是在爸妈把自己的单人床换成上下铺时,
所以在吃过晚饭写完作业后,
自己和奶白恶魔也就自然的待在了同一个房间准备睡觉。

他虽然讨厌奶白恶魔,但并不讨厌睡上铺,
上铺的视野好,而且晚上说不定还会有什么仙女精灵来找他玩,
毕竟仙子都是在上空飞的。

看着金泰亨抬脚往上铺爬,奶白恶魔一把握住了他的脚踝。
“其其想和哥哥睡觉!”
“我不要。”说完金泰亨就蹬了蹬,把奶白恶魔的手蹬开了。
奶白恶魔个子太矮了,试了几次都爬不上来只能作罢。
金泰亨在上铺用手撑着脑袋,笑嘿嘿的享受着那恶魔上不来的样子。

晚上金泰亨正做着和怪兽大战的梦,
依稀听到哪来的哭声,
在梦里找了半天找不到反而把自己给找醒了。

本想着赶快睡着去把刚才那个怪兽解决掉,
就发现真的是有哭声。
他还没习惯自己房里有人,
一开始还紧张了一阵子。

不会是怪兽真来找我决斗了吧。

后来才发现是下铺传来的。
“喂!”
“呜呜.....”
“喂!你怎么了啊!”
“呜呜呜...”
“哎,真麻烦。”

他爬下来走到奶白恶魔的床边,
扒拉下奶白恶魔拉的高高的被子,
这才看到他满脸都是泪痕。

“...怎么了?”
“其其..呜呜呜...其其想妈妈了......”
“...”
“妈妈是不是..呜呜....不要其其了?”
“不是的,你妈只是暂时把你寄养在我家了。”
“寄养?寄养是什么?”
“就是..嗯.....怎么给你解释呢..反正你早晚会回家的!”
“但其其现在就想要妈妈!”
“你别喊我的祖宗!”要把金爸金妈吵醒来,看到这么个场景,指不定怎么误会和折磨自己呢。

“祖宗,你现在想怎么样?”
“祖宗?祖宗...是什么?”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你叫什么啊?”
“其其。”
“我说你大名。”
“闵玧其。”
“闵玧其,你开学就小学一年级了,是个男人了,不能随便哭了。”
“为什么?”
“...算了算了,我服了你了。”

“哥哥!”
“嗯?”
“哥哥你可以跟我一起睡吗?”
“...跟你睡你就不哭了吗?”
“嗯!”
“...行吧行吧。”

说完,其其超速度的拉开了被子给金泰亨让出了一个位置。
速度之快表情之愉快,让金泰亨觉得这是一个阴谋。
但能怎么办呢,只要祖宗不哭就行。

“行了,快睡吧,瞌睡都被你哭醒了。”
“嗯!”

“...闵玧其!你再翻来翻去的,我就回上面睡了!”
“哥哥..其其睡不着。”
“...可我想睡啊,祖宗,怪兽还没打完呢。”
“哥哥能抱着其其睡吗?就像妈妈平时那样。”
“我!”其其一看到金泰亨表情变得不太好,眼里马上泛起了泪花。

“行行行!你别哭!我抱!我抱!”
其其赶紧翻了个身,用背对着金泰亨,撒着娇说着就这样就这样。
金泰亨没办法只能结结实实的抱了上去。

嗯,手感还不错。

这是奶白恶魔来的第1天。


TBC.
挖坑一天,填坑十年✌️

【TAEGI】听障患者01

这篇千万千万太考究的看
我就是没带脑子写的
全文闵玧其自白
 
我,是一名高二的学生,来自大邱一中。
今天是高一进高二分班的第一天。
我这个人吧,性格有时候比较冷淡,所以到最后剩下的朋友不多,但都是挚友。

本来还担心分班后会要孤单一阵子,
还好一进教室就看到郑号锡,他是我从初中开始玩在一起的朋友。
 
班主任没来前,郑号锡就和几个人报了团,也拉着我一起坐在一起。
但老班来了后就没那么有趣了,我们按身高分了座位。
 
我特别特别爱音乐,所以没什么事做时就会听歌。
为了防止老师发现,还特地买了个蓝牙耳机,而且比较小,不注意发现不了。
 
分了座位后,我就带上耳机,一为了怕尴尬,也是懒得和新同学交流什么感情。
我同桌坐下后就开始前前后后的打招呼。
听起来和郑号锡的人设差不多,咋咋呼呼的,但却很讨人喜欢的类型。
 
“嘿!同桌!”
“哟。”
“我叫金泰亨。你呢?”
“闵玧其。”
“以后多多指教啦~”说着金泰亨就把手伸了过来。
 
这是什么笨蛋打招呼方法啊。
 
“嗯。”我冲他扬了扬头,但没回应他的握手。
然后那个笨蛋可能也觉得有点尴尬,
右手滑出一个弧线,在我面前,握成了拳头,一脸傻逼的说耶!
 
。。。真想把我头上的乌鸦都抓下来砸在他脸上啊。
 
没安生多久,他戳了戳我耳机的位置问我这是什么。
我想着逗他一下,
“助听器。我是听力障碍者。”
 
他脸上的表情从开玩笑变得很严肃,还带着可惜的表情。
眼睛里冒着星星,好像在祈求我原谅。
“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这样的。”
我甩了甩手说没关系。
 
这人还真的相信了,还真的是个笨蛋啊。



TBC.

昨晚睡觉的时候脑子里有个贼大的脑洞
然后
我到现在才想起....
而且还只记得 我曾经有个脑洞...
好气啊!

【TAEGI】师生关系02

“奇怪了,今天禁欲哥怎么没点你名字啊?”田柾国趴在桌子上,果然年纪大了吧,通个宵都感觉要几天才能恢复。
“我怎么知道。”

看来没断片,今天连望都不敢往我这望一眼,金泰亨心里想。
“好,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下周记得交你们分析报告上来。”

“一起吃饭去吧。”田柾国一边收拾一边招呼着金泰亨。
“我得找禁欲哥问个问题,你先走吧。”
“你脑子被你当早餐吃了吧!”
“靠!老子就不能问问题的咯?!”
“不是不能问,而是你他妈根本就不会去问啊!能不能好好做只废狗了?!”
“别他妈废话,他都走了,你快走别等我!”

“闵老师!”
那人明明听到自己叫他了吧,还走的更快了,真是个...变态。

“你不停下来,我就去投诉你了!”
直到听到威胁的话,闵玧其才慢慢停下来,还自欺欺人的说以为金泰亨在喊别人。

见了你的鬼,学校就你一个 闵老师 。
算了算了,懒得拆穿你。

“哦,这样。闵老师,我不记得报告是要写什么了?”
“你怎么记性这么差?”闵玧其自然的开始怼他。
“哦?闵老师记性很好?”
“...还行。”
“那昨天的事也都记得咯?”
“...有点..模模糊糊的。”说完他就把头深深的垂了下去。

金泰亨见他那样,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些生气,把嘴凑近他耳边,轻轻说着。
“我还不知道变态能教书呢,闵老师。”



TBC.
一个人的七夕
我在沉迷爆肝写文
库存全部用完了
我可能还会开新脑洞哈哈哈哈
开心呢~

【TAEGI】欲与求10

自从金泰亨生病
他就好像完全丧失自理能力一样

光是吃个饭,他都可以变着法的折腾
熬粥 切水果 下饭菜 炖汤
葱要横切不能竖切
肉要顺着纹路
水果要按颜色来搭配

晚上睡觉必须要抱着闵玧其才能睡着
有时还要讲故事
直到闵玧其给他表演了一个人类听不到的高音后
金泰亨才算是不要睡前故事了

一大早闵玧其又在熬粥
突然卧室里传出乒乒乓乓的声音
那小子一醒来就不安分

“闵玧其?!!”
“我在。”
“哦哦,吓死我了!”
“又怎么啦?”
“你快过来啊!我是病人欸!”
闵玧其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万种 等金泰亨病好了折磨死他 的方法
但现在还是算了

闵玧其打开卧室门,斜靠在门框上
“你抓着我的手呀!”金泰亨伸着手要求着
闵玧其无可奈何只能走过去牵着他
“Holly崽崽说他晒不到太阳不能补钙了!”金泰亨厚颜无耻的指着脚边的娃娃
“...你妈的!老子不伺候了!”闵玧其狠狠的甩着他的手

他赶紧抓住闵玧其,可怜兮兮的说“不要走,我需要你,不止发烧,今后的每一口呼吸我都需要你,我为了你而活着,那你可不可以也为了我活下去?”
闵玧其愣着,反手抱住金泰亨,过了会又往外走

“闵玧其!你怎么这么狠心啊!我的命啊~怎么这么惨啊~”金泰亨大声嚎着
“闭嘴!我只是去看看熬的粥!”
“哦。”金泰亨乖巧状

“金泰亨,你不要忘记你说的话。”
“你放心,我会爱你直到你不再需要我的那天。”
“那你完蛋了,我每天都需要着你。”
“真好,因为我也是。”



END.
第一个写的连载能得到大家的喜欢
真的很感谢
然后说个正事
我准备写一个番外
搞个超速车玩
有没有什么你们想玩的play啊?

【TAEGI】欲与求09

他们在画室的地上抱着对方抽泣了很久
之后金泰亨站起来去给浴缸放了水
回来后便给闵玧其脱衣服

他的动作极其缓慢,仿佛是一场什么庄严的仪式
他领着闵玧其,走进浴缸,面对着面坐着
他给闵玧其洗头发搓背刮胡子甚至剪指甲
闵玧其全程都保持着沉默并且配合着他

“我对浴缸其实一直没什么好印象,我上次自杀就在浴缸里,没有你我都要忘记浴缸是放松的地方了。”
“我有很强的抑郁症,我对这个世界没有希望,之前自杀也并不是什么血脉喷张的自毁行为,而是一种无奈的解脱的渴望。”
“而现在活着只是因为我死不了。所以我通过跟各种各样的人上床去感受自己还活着,有人享受我的肉体,新鲜的,活着的肉体。”

“这样我才能感受到,闵玧其是活着的。”
“我从来没被任何人需要过,除了在床上。”

“那天发现我高潮时一定要叫你的名字,让我很慌张。”

“昨晚你抱我上床睡觉时,我听到你说爱我。但我突然觉得很害怕,我怕你有天会不再爱我,我也怕像这样一个肮脏的我会拖累你。”
“所以我今天才那样,想着这样可以在你推开我之前,推开你。很抱歉你看到刚才那一幕,如果你觉得我让你恶心,我可以走,我理解的。”

闵玧其断断续续的说了很多,金泰亨一直都默默牵着他的手
在水凉前,他给闵玧其擦干了身体
金泰亨在床上从身后紧紧的抱着闵玧其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出去了,到了晚上都没回
闵玧其等了一天,后来就认命了
本来嘛,像自己这种人渣哪里值得别人爱

他刚收拾好行李准备走
就听到门哐当一声打开了
金泰亨眼睛亮亮的望着他

“我好像发烧了!”
“恩?”
“你得照顾我!”

闵玧其摸了摸他额头果然烫得厉害
“怎么搞的?”
“我今天在超市冷冻室写生,嘿嘿嘿。”
“...金泰亨,你怕莫是个傻子吧?”



TBC.

【TAEGI】欲与求08


“闵玧其,你冷静点。”
“我现在就很冷静。回答我的问题。”
“...”
“回答我的问题!”
“你知道我最近在画一幅大作吧?”
“你他妈的!金泰亨!回答我!”

金泰亨没理他,往画室墙旁走着
“本来还想一直瞒着你的。”

他把画布掀开,画上是一个男孩
那男孩坐在一架钢琴前,光从他的侧面打过来,使他整个人都洒上了一层光晕
他十指跳跃在琴键上,目光却向上看着
一幅沉醉的自信模样

“你说我不要你,其实现在看来,更像是你不要我了,不是吗?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都看不到吗?闵玧其,我求求你,别再折磨我,别再折磨你自己了,好嘛?”

话还没说完,金泰亨就又蹲了下去,双手捂着脸,从指缝里掉出一颗颗的眼泪
砸在地上,也砸进闵玧其心里

他把刻刀丢在一边,弯腰抱着金泰亨
一下又一下的抚着金泰亨的背

“泰亨啊...我病了.....”
金泰亨抬起头看着他

闵玧其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我这里...生病了.......”



TBC.

【TAEGI】欲与求 07


“嗯...哈.......”
“你怎么这么持久啊?”身下那人将已经酸胀的嘴巴抽出来,改用手试图让闵玧其射
“啊...”

“我忍不住了,可以插了吗?”
闵玧其认命似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并将坐着的身体往上挪了挪

那人才将裤子脱了,刚准备开始
就听到 嘭 的一声,伴着一声怒吼
“你们他妈的在干嘛?!!”

社团活动今天提前结束,金泰亨紧赶慢赶想着可以和闵玧其多交流一下感情,总这样冷战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结果回家却看到这样的场面
怒气都往脑子里涌
身体快于思维的冲了过去,用劲揍了那人一拳

那人被揍倒在地,往外吐了颗牙
“艹!”自己真不应该被诱惑,送完快递就走多好,偏给自己惹事了吧!
那人不想闹,毕竟理亏,扯了扯裤子便灰溜溜的跑出了画室

走后,很长一段时间金泰亨都背对着闵玧其

“闵玧其。我以为你变了。”
“...”
“我累了,闵玧其,你也一样吧。”
“...”
“看来我还是太高看自己了。你走吧,不要回来了。”
“...”

说完金泰亨就蹲在了地上,双手抱着头
他什么也不想看
生怕多看了一眼,自己就会疼死

不看
就不会痛了吧

视觉无法实现时,听觉好像就变得特别灵敏
他听到闵玧其从桌子上下来,然后是金属放在桌子上的声音,还有 咔咔咔 的响声,很像他的美术刻刀

“金泰亨,你不要我了对吗?”
金泰亨抬起头,看到的是闵玧其光滑的左手臂和搭在上面的刻刀

他曾经笑过闵玧其是个土财迷,就算做爱也要带着他的劳力士,好像生怕有人会拿走一样

现在才知道,那块从来没摘下的劳力士下
有一条触目惊心的疤
六针吧,看起来至少是有六针

金泰亨被这一切吓傻了,呆呆的站在原地

“我再重复一遍,你,金泰亨,是不是不要我,闵玧其,了?”

刻刀往下滑了滑,他白皙的肌肤上开始渗出了红色的液体



TBC.
我对不起某位小仙女
偷情部分写的超级潦草了哈哈哈
昨晚基本没怎么睡,和朋友喝的开心了也许
怎么都睡不着,整个人很兴奋
所以 欲与求 也写的差不多了
就这一两天会完结吧
但我不会一次性放上来的嘿嘿嘿
来~打~我~呀~

【TAEGI】师生关系 01


“金泰亨,回答一下这个题。”
“艹!怎么又他妈叫我?”
“不懂就给我好好听课。不想听就出去。我这不是茶室。”
金泰亨回答不上来,只能吃瘪,猛劲坐下来,脸上写满了不耐烦。

“你说说你,每次上微观经济,都被禁欲哥盯着,还来上课干嘛?”田柾国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艹!我他妈也不知道啊!”金泰亨闷着声,死命挠着头。
“其它课也没看你这么积极,这课还都是早上上,金泰亨你是不是抖m啊?”

“田柾国,你是不是也想回答一下我的问题?”讲台上飘来微观经济学老师的训斥声

金泰亨就读的这所师范学校,照道理来说,经济学应该是不吃香的一门课
但偏偏这课却总是选不到
原因很简单
教微观经济的闵老师很好看

这位闵老师作风十分正派,服装没什么变化,天气再热也穿着衬衫,黑白灰三色,扣子永远扣到最上面一粒
也许有着读书人那份傲气吧,和学生同事都合不怎么来
所以学生间就给他取了个外号 禁欲哥

其实想起来,金泰亨自己也奇怪
为什么谁的课都逃得了
偏偏这位闵老师的课,自己会这么积极的去上
认真说起来,都不能说是去上课
说成是去挨骂还差不多

课上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被闵老师点名
也是稀奇
金泰亨不管坐在哪里怎么做
总能被闵老师挑到毛病
但自己却还是死性不改

大二期末后的晚上
大家聚餐喊上了专业课的各位老师
闵老师意外的给了面子

这下仿佛是被学生和老师们抓住了一样
大家挨着个的给闵老师敬酒
金泰亨在旁边暗笑
让你平时得瑟

没过多久,感觉闵老师就有点喝多了
晃晃悠悠的说要去洗手间
却半天没回来
金泰亨觉得奇怪

不会得瑟的在厕所晕倒了吧

找遍了洗手间也没看到闵老师的影子
问了饭店前台
说是看到那个白白净净的老师出去了

哟,还挺会逃酒嘛

吃完饭大家商量着要去KTV续摊
金泰亨摆摆手说是累了便往家走
经过路上一个小公园
看到长椅上坐着个人很眼熟

嘿,闵老师

“闵老师?”
眼前低着头的人听到声音便缓缓抬起头
即使月光很暗,依然可以看到他脸上的红晕

“唔....金泰亨啊..”
“你怎么搁这坐着呢?”金泰亨站着说话累得慌,就也坐了下来
“我在等你啊......嗝..”
“等我?”
“对啊...我...你怎么..才来啊?我..我都等你一年多了...”
“什么鬼?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啊?”
“我怎么会认错...”

闵老师说完揽住金泰亨的脖子,使了点儿劲,吻了上去
“泰亨啊...我..我是你的玧其啊......”




TBC.